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社会化管理配套别让企业背回包袱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1:58 阅读: 来源: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社会化管理配套:别让企业背回“包袱”

大同市柳港园小区张果珍女士原来有一套80多平方米的楼房,位于大同古城墙脚下,由于城墙修缮,旧房拆迁,她家搬入了现在的新居。现在的住房面积为136平方米,折抵原来的住房,新房连装修总共花费了二十几万元,远低于市场售价。走进张果珍的家,一进门的墙上贴着从新中国开国领袖到当代领导人的画像。她与丈夫退休前均供职于大同县政府部门。说起现在的住房,张果珍的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相比张果珍女士,家住同煤集团安定里小区C区的庞尔堂老人居住条件似乎稍显“寒酸”。70岁的庞尔堂原是同煤四矿职工,30年前由于工伤致残而退休。2006年,作为第一批棚户区改造住户,搬进现在这个只有45平方米的楼房,老伴去世后一人独居。这套房屋原规划设计为廉租房,后调整为棚改保障房,按同煤集团分配政策所得。庞尔堂每月退休金2000多元,水、电、物业等费用每月平均支出200元左右,他觉得“过得去,没问题”。

相较于城市“城中村”改造安置房多是“配建”,煤炭、工矿企业棚户区改造则普遍是集中安置,由此带来的诸如“穷人扎堆”、“企业负担重”、“社会化管理跟不上”等问题尤为明显。  警惕出现城市“新贫民窟”  对于煤矿、工矿企业棚户区改造,阳煤集团房地产管理中心副主任郭俊斌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同时也是他的担忧:“我们能否避免拆了一个棚户区,最后却又建了一个棚户区?”  郭俊斌表示,一方面,许多棚改房、尤其是早期建设的棚改房,在规划建设的时候考虑不周,当时想的是“先吃饱”的问题,解决“有的住”,后来或者说现在才考虑到“要吃好”的问题,要解决“住得好”。另一方面,煤矿、工矿企业棚户区安置都是集中居住,本身居民多属于贫困阶层,收入低、增收渠道少,导致“穷人扎堆”,日积月累就会形成城市中新的贫民区。  太原市房地产管理局物业管理处处长齐聪文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无论是棚户区还是“城中村”改造,或者远离城区,或者在城市的老城区中心,由于户型、人群的特殊情况,导致集中安置的居住条件、物业管理等方面都成为难题。  阳煤集团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赵建国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以物业为例,过去住棚户区没有物业费一说,现在搬了新家也没有交物业费的意识。有些安置区后期物业费收不上来,连2毛5都不愿交。“像阳煤集团,每年要承担物业费用5000多万元,公司又不能真去居民家断水断电。”  受访企业均表示出对“新贫民窟”的担忧。  既要“有的住”,也应“住得好”  棚户区改造,既要解决“有的住”的问题,也应该解决“住得好”的问题。  山西省住建厅副厅长郭燕平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棚改区居民而言,搬一回家不容易,只要老百姓愿意,棚改可以一步到位。他介绍,在6月底刚刚出台的山西省棚改执行政策中,对各地建筑面积没有做硬性要求。第一是交给当地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自己决定;第二是交给市场,老百姓喜欢什么样的户型、多大的户型,就盖多大的户型。因为棚改房售价有底线,其余可按市场价交易。“一次不到位,老百姓不满意。本来就是为老百姓做好事,好事就要办好,应该以人为本、人性化。”郭燕平说,棚户区住房现状是历史形成的,是阶段性的,改造完就没有了,不应该再出现新的棚户区。  对于棚户区改造安置房建设,太原市房地产管理局局长王静恩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棚户区改造开发不应作条条框框的限制,棚户区改造安置房的质量就应该与商品房质量一样,不能低一等。  棚户区里老人、低收入者偏多,居民对缴纳物业费和供暖费等有抵触情绪,致使企业不得不给予大量补贴。由于企业负担过重,导致公共服务配套资金短缺。随着物业收费难,物业公司的服务自然就大打折扣,居住条件便越来越差。  对物业服务企业而言,如何提高物业服务水平?大同市房管局副局长韩岗建议:第一,从保障房的规划、施工、验收各个环节应加强履行政府的监管职能,减少工程建设质量遗留问题,为房屋交付物业服务公司管理打好基础。第二,应由政府主导尽快在全市实行物业服务市场化,物业公司承接小区的物业管理必须通过招投标,形成物业服务行业正常的竞争机制,推动物业服务水平提高。第三,为物业服务企业提供政策支持,实行公开透明的激励机制,奖优罚劣,对获得部优、省优、市优小区的物业服务费用实行一定额度的上调,从而调动物业服务企业的积极性;对年度信用不合格的物业服务企业给予相应的处罚,逐步形成行业良性竞争。  别让企业背回社会“包袱”  同煤“两区”改造建设开始于前几年煤炭形势较好的时候,恰逢其时,进展顺利。如今,在煤炭企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两区”改造安置工程遇到了钱紧的困境,也正在此时,煤矿、工矿企业在棚改中忽然发现,国企改革曾经甩掉的“社会包袱”,现在又有背回来的趋势。对这一点,同煤集团感受颇深。  同煤集团党委副书记刘敬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应避免棚改等‘两区’改造工程变成过去的福利住房制度,不能让国企改革甩掉的社会包袱,现在再背回来。”  同煤集团“两区”指挥部总经理杜兆喜对本报记者表示,水、电、暖“三供”原本和物业管理无关,应由国家管到用户,但现在,同煤棚改安置小区的二网都是同煤的物业在管理,甚至有些一网也是物业在管。据记者调研了解,安定里小区的两个电厂就是同煤的自建电厂,但电价按国家上网电价收取,同煤不可能从中“获利”。  同煤集团鹏程物业公司总经理高玉斌向本报介绍,每年同煤整个后勤服务(企业办社会)的开支多达38亿元,仅“两区”改造安置区的物业费补贴,2013年就补了4.2亿元,其他净支出2.5亿元。“有些社会职能交不出去,物价越来越高,投入越来越大。我们也向省里、市里报过数字,但是大同市政府有困难,也没办法接济我们。”  刘敬表示,同煤集团30余万人的安置区,没有医疗条件不行?没有教育条件不行,其他商业活动和居民所需要的功能不完善不行。据悉,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同煤去年排第432位,今年排第369位。“要竞争国际化的大企业,还挎着这么大的办社会的包袱,我们也很为难。”  记者了解到,山西省曾要求过大同市接收同煤棚改安置区社会化管理。2012年大同市测算后发现,全部接收费用多达80多亿元,负担很重,市政府财力不足,根本背不动。  刘敬也表示:“这个社会小区(指安定里小区)管理,需要56亿元公提公积金、6亿元年维护费用、8000个事业编制,大同市也觉得担不起,只能放下。”  高玉斌建议,对煤矿、工矿企业棚户区安置住房,应首先解决产权问题,明确产权归属,公共维修基金才能有说法,才能解决后期物业管理的大问题。其次,公共服务职能要跟进。同煤安定里小区现在工商、税务、公安已经相继跟进,学校、医院也交给了大同市。但其他社会职能方面还需跟进,像路灯维修、环卫等;还有如市场管理、市容管理等也应由市执法部门接手,毕竟企业没有执法权。事实上,这些职能现在还由企业物业管理公司在承担。  刘敬认为,如果一直是企业在做物业管理,那么社会化服务肯定跟不上,目前政府也比较为难,企业只能先这样过渡,但将来一定要厘清关系,否则会出现很多社会问题。“只有管理到位,才能克服这些问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