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顾春芳们叫谁痴狂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2:04 阅读: 来源: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顾春芳们叫谁痴狂

记者根据媒体有关报道统计发现,半年来,江苏省内已有20余起因民间借贷而起的“跑路”和纠纷,涉及金额60多亿元。从去年底至今,南京当地已有五六位企业家命丧民间借贷。  南京一家担保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所了解的南京中小企业中,有5000多家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缘,有1000多家沾上了民间借贷引起的纠纷  民间借贷像风,又像云,变幻不定,可以让你上天堂,亦可以让你入地狱。只要你参与民间借贷,除非能悬崖勒马,否则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一位民营企业家这样告诉记者。  民间借贷如同传销,描绘着诱人的“财富梦”,可以坐享“红利”,许多有资本的民间人士犹如飞蛾扑火,乐此不疲。岂不知错综交织的民间借贷,一旦出现问题,便没有补救措施,上家下家之间,如同一根绳上的蚂蚱,飞不了你,也蹦不了它,只有慢慢地消亡。  正常健康的民间借贷,原本没有现实演绎的那般可怕,同样也没有那么丰厚的回报,但扭曲的民间借贷将这一切都打破了。民间借贷如同一只吹足气了的气球,注定只会崩盘。  “天使”的谎言  如果没有“跑路”的事情发生,有着常熟“第一美女”之称的苏州凯维隆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顾春芳,现在仍是遗落凡间的“天使”,被各路诸侯、商贾大腕们追捧的宠儿,但这一切随着她的“跑路”而烟消云散。  最新关于顾春芳的消息称,在看守所里,她已形容枯槁,目光下垂,不复往日的神气。  其实,苏州凯维隆贸易有限公司是顾春芳最主要的产业。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苏州凯维隆贸易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2008年9月3日成立,经营水泥、金属材料、润滑油、化纤制品、日用百货、针纺织品、服装、机电装备、缝纫机及配件、五金、交电、工艺品销售。顾春芳是法人代表,出资900万元,其弟顾春健出资100万元。  据了解,顾春芳早年是常熟市碧溪供销社的一名化妆品柜台营业员,因长相俊美,加之头脑灵活,通过当模特拓展交际圈,逐渐在常熟当地的商界和官场游刃有余。“跑路”前,顾春芳除了拥有苏州凯维隆贸易有限公司外,还有一家服装店和一家美甲店。  常熟当地的一位企业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顾春芳在当地是太小、太普通的企业家了,根本不入流。该企业家表示,顾春芳本人确实有几分姿色,善交际,以至他们只认识顾春芳本人,而不知道她具体从事哪个行业,实体做什么。  常熟官方语言称,3月初,顾春芳“跑路”,经过警方11天的抓捕,在上海警方协助下,顾春芳于3月27日被常熟警方成功抓获。据初步交代,其涉案集资借款金额达4亿多元而非此前媒体报道的6亿元。目前,顾春芳已被刑事拘留。  另一位常熟当地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顾春芳其实也算是个受害者。具体时间他说不出来,只知道当初顾春芳筹集资金后,信心满满地到内蒙古“倒煤”,但她被骗了,资金链从此出现了问题。不得已为了偿还先前借下的债务,陷入到民间“高利”借贷的怪圈,不断地拆东墙补西墙。  据称,为了能更好地融到资金,显示出身价与众不同。原本就有气场的顾春芳,更是刻意为之地进行公关活动。一次与当地一位企业家吃饭,顾春芳送他一块20多万元的进口手表,并在酒桌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该企业家顿时神魂颠倒,第二天便给顾春芳的账号汇入了1.2亿元。而今这位企业家,现在在家是几度寻死,目前已被家人看住。  如果说,顾春芳刚开始进行民间借贷时,还想着以本博利,期待翻身,到后来身陷民间高利借贷的围城之后,她肯定就没想着再还,只是能撑一时是一时。该人士这样认为。  该人士表示,顾春芳开始借款时,利息在10%至20%之间,还算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后来涨到40%至50%。有种没有考证的说法,年利息一度达到90%,令人咋舌!  该人士强调,目前,顾春芳已被常熟警方刑事拘留,具体是否会认定为诈骗,还有待法律的裁决。  迷人的诱惑  顾春芳的“跑路”案件可谓轰动一时,但要比起当前一股股或暗流涌动,或蜂拥逐利的资本浪潮,只能是冰山一角。  “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这段经典的言论,同样适用于当下的民间借贷。  百度百科是这样对“民间借贷”注解的:是指公民之间、公民与法人之间、公民与其它组织之间借贷。只要双方当事人意见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因借贷产生的抵押相应有效,但利率不得超过人民银行规定的相关利率。民间借贷分为民间个人借贷活动和公民与金融企业之间的借贷。民间个人借贷活动必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有关规定,遵循自愿互助、诚实信用原则。  在采访中,有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眼下,银行正常的贷款利率算起来,都要达到15%,民间借贷现在25%都算是最低的,40%至50%算是正常,更高者年息达100%。一个企业正常的利润能有多少?该负责人反问。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看到只需动动嘴,便可毫无风险地换取丰厚回报的时候,众人皆狂。  从江苏泗洪“宝马乡”的“全民高利贷”,到城市各行各业都有人参与其中,并梦想着打开财富的大门。于是,银行的从业人员、有律师、有会计、有老师、有政府公务人员等等都参与了其中。他们被只赚不赔,巨额回报的民间借贷吸引着,不由得深陷其中,形成了一个众人为之皆狂的民间借贷链条。  “利”字当头,许多上市公司也参与进来了。南京一担保业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南京的上市公司中就有几家参与了“放贷”。他们一般都通过其他金融中介公司来规避相关风险。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参与民间借贷,也源于收益比较。因为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只有0.5%,定期存款一年息只有3.5%。钱存到银行还跑不过CPI的涨幅,再加上股市、楼市不景气,民间资本又这么庞大,总要找个出口,民间借贷此时便成了他们资金的一个出口。这个出口,比起来其他投资,技术含量低,没有什么投资门槛,再加上回报诱人,许多人便趋之若鹜。  该人士告诉记者,有些民间借贷你拿10万元去,他先给你3万的年息,你说这对你是否有诱惑?他反问记者。  民间借贷因诱惑而进入,因崩盘而“跑路”。上月底,媒体公开报道了农业银行江苏江阴支行行长孙锋,去年底携款逃往海外。据了解,孙锋在任职江阴农行要塞网点负责人期间,热衷炒期货。  孙锋凭借着“行长”的身份,进行民间融资,涉及资金1亿多元,许诺的利息超过20%。去年下半年,孙锋炒期货发生严重亏损,导致其还贷无门,最终选择出逃。去年12月28日,孙锋与妻子、父母、两个子女举家“出游”泰国。之后,便毫无征兆地“失踪”了。  无言的结局  去年8月底,南京宇扬集团董事长杨军“跑路”,涉及资金6亿多元。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宇扬集团的轰然倒塌根源是企业盲目扩张,资金链断裂。  在宇扬雨花石文化园,记者看到宇扬集团开发的楼盘还在建设中,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该楼盘在政府的主导下已经易手,目前,楼盘一期已交付,正在建设的是二期。  杨军“跑路”后,企业便由当地政府成立的领导小组进行接管,并在维护稳定的前提下,慢慢地进行清算。去年底,南京六合区法院审理了南京市最大的民工群体性讨薪案,共966件案子,而这个案子的主角就是杨军的宇扬集团。  有媒体报道称,无锡一洲集团董事长李国清春节前夕“跑路”。李国清个人和一洲集团公司的债权人高达两三百人,债务额初步统计在10亿以上,其中有五六亿来自银行。而其公司目前总资产也仅1.5亿元而已。据知情人士透露,李国清通过联名担保方式的漏洞而获得巨额融资。在获得银行贷款之后,李国清以事先成立好的担保公司从事基金受托服务,将银行贷款集中起来,从事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比如放高利贷、房地产投资等等。  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教授田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有位熟人经人介绍认识一民间放贷人,称“利息高,很靠谱”,于是投资了6万元,并没过多询问钱的去向。去年赶上“跑路潮”,熟人跑了,钱也石沉大海。  田文认为,盲目的投资者对放贷人而言,是一种“溺爱”行为,这会使民间借贷编成的资金链越来越脆弱,一旦某一环节断裂,则全军覆没。  比起“跑路”的老板,31岁的桓台县浦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宋佃涛却悲凉得多。今年2月底,宋佃涛在江苏镇江讨债时却被人枪杀。消息传到桓台,数百名投资者手里捏着借据,对浦发投资有限公司形成围堵之势。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葛守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民间金融的最大特点就是建立在借贷人之间互相信任的基础之上,一旦以高利息为诱饵,被金钱等利益驱使,其性质和作用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血债的发生反应了民间借贷的乱象,其背后涌动的,是残缺的金融体制下民间资本盲目无序疯狂逐利的暗流。  南京一位企业家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至今,南京当地已有五六位企业家命丧民间借贷。这里面有的是面对巨债自杀,也有的是他杀。其中就有一对拥有二三十年交情的好朋友,因民间借贷也反目成仇。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