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信证券爆PE腐败大案0

发布时间:2021-10-18 17:13:30 阅读: 来源:聚乙烯冷缠带厂家

国信证券爆PE腐败大案

国信证券爆PE腐败大案 更新时间:2010-6-13 0:03:3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黄利明 李保华 5月26日,国信证券内部通报,原投行四部总经理李绍武在执业过程中违反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相关监管规定及公司规章制度,严重违反了公司劳动纪律,对其予以开除处理,并解除劳动合同。  本月初,本报独家获悉了这一事件以及更多细节。此时,国信证券借助某证券媒体于6月10日先行披露了该通报,只承认李绍武配偶持有国信一保荐上市项目5万股,轻描淡写地撇清公司责任。  事实的真相是什么?随着本报的调查深入,一幅令人震惊的“PE腐败”图谱逐步展开。  自2001年来,李绍武通过其妻邱利颖及其设立公司等方式,参股已 上市公司莱宝高科6万 股 、 轴 研 科 技65万股,以及已过会正等待发行批文的准上市公司河南四方达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100万股,此三项总投入不足143万元,按目前市值测算达3200万元,回报率超过20倍。  同时,李绍武对其经办上市的中航光电,也存有利用其他公司代持股票嫌疑。另外,国信证券承认,邱利颖还以高管名义参与了一家待上市公司,现在股权已经转让。  而国信证券对李绍武的处理,是在今年3月份有内部人举报情况下进行的。而李绍武事件,则有可能是国信证券和整个投行业PE腐败的冰山一角。  夫妻店事发  截至目前为止,李绍武事件是第一个确证的投行PE腐败案。  一位券商人士坦言:“一直说投行保荐项目里面有 鬼,却从未见真鬼现身。”投行机构人士和保荐人参股其保荐项目,一直是行业的潜规则,不少需IPO的公司也天然地认为保荐机构或保荐人雁过拔毛是正常的,由于操作隐秘,且大多为君子协议,此前从未有确证的案例披露过。  李绍武,或是行事大胆,或是粗心大意,加之内部人举报,最终被逼宫“现身”。9年间,李绍武直接以其妻名义持股多家上市公司,对此,本报从多方渠道得到了验证。  本报掌握的身份信息显示,李绍武,硕士学历,生于1964年3月;其妻邱利颖,生于1971年8月,两人同系河南洛阳市吉利区人氏,登记居住地址为深圳南山区桃源村7栋606。  2001年,邱利颖注册了深圳市昕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注册地址即为深圳南山区桃源村7栋606。此公司为李绍武夫妻进行Pre-IPO的平台之一。  另一家与邱利颖相关的公司是深圳市燮理王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网上披露其联系人亦为邱利颖,联系地址也曾登记为李绍武夫妻居住地,但本报从深圳工商局网络查询中未有显示,暂未寻获其参股上市公司的踪迹。此公司现更名为深圳海得旭进出口有限公司,未发现其中股东有关联关系。  今年3月下旬,李绍武涉嫌违规参股上市公司的帖子即出现在部分网站。不过,李绍武及国信证券曾托人删帖,百度搜索显示,仅有四个网页留有标题且无内容。但本报保留了部分网帖,并通过查证确认李绍武通过其妻邱利颖持股莱宝高科的事实,也确证了邱利颖以昕利科技持有轴研科技65万股。  此外,本报保存的网帖内容指出:中航光电上市,李绍武通过朋友公司洛阳高新海鑫科技有限公司持有20万股;做佰利联上市,通过其妻持有30万股、朋友公司九鼎投资持有50万股。  该网帖还指出,2009年年底,证监会检查风声很紧,李绍武与其妻离婚、房子出售、投资公司关闭。  此信息有公开资料相互印证,去年11月中旬,昕利科技在《深圳晚报》上发布清算公告,2009年11月6日经股东会决议终止营业并注销,由邱利颖、刘革丽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2009年12月7日,该公司正式注销。  今年2月22日,有员工反映李绍武持股问题,国信证券随后开始自查,并于4月1日上报深圳证监局。  国信自查的最主要原因是相关网帖的发布造成外部影响较大,加上李绍武事件本身太过恶劣。  4月13日,国信证券最终免去了李绍武职务,并于5月底开除。但国信仅承认查实李绍武妻参股莱宝高科。  就此事件,6月9日上午本报致电李绍武,其惊愕之余表示“不知道”,并让记者以短信形式告知名字身份,再跟记者联系。之后,记者再次致电李绍武,一开始无人接听,随后即转至秘书台。  对于该事件,国信证券董秘兼投资银行事业部总裁胡华勇以开会为由拒绝评论。国信证券总裁胡继之则表示:“已开除了。不是我们员工了,”随后他表示不接受采访。  据本报了解,6月1日,国信证券重整李绍武所在的投行业务四部,原投资银行业务四部王延翔、武鹏、张潇调至投资银行业务五部,原投资银行业务四部蔡雷调至投资银行业务六部。  对于“李绍武事件”余波,国信证券方面亦表示,正在对其经手过的90多家项目进行核查,目前已核查的30家未发现问题。  10年布局  李绍武在国信布局多年才东窗事发。回溯到12年前,其时,李绍武加入国信证券,2000年1月,其获得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  2001年6月11日,昕利科技即成立,注册资本200万元,邱利颖出资180万元持股90%,刘革丽出资20万元持股10%,公司成员即为她们两位。  昕利科技的成立,为其参股轴研科技提供了条件。之后,轴研科技进行股份制改造并获得批复。2001年12月9日,昕利科技成为其第四大股东,出资70.5879万元获65万股,占1.625%。同时进入的还有深圳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洛阳高新海鑫科技等。其中海鑫科技亦持有65万股,法人代表为尚修恩。 2005年5月26日,轴研科技正式上市,不过,最后的上市保荐机构为南京证券,国信证券方面表示未与他们签有项目协议,但据本报了解,李绍武曾跟踪过这个项目,最后将上述保荐项目分别转手。  至解禁时,昕利科技持有轴研科技股权价值约为813万元,增值10.5倍。2006年年报中,昕利科技仍持有该股份,但在2007年第一季度从股东名单中消失。  与此同时,作为国信证券的老员工,李绍武2004年底竞聘成为投资银行业务四部总经理。  同年12月,邱利颖突然变身为莱宝高科控股子公司浙江金徕镀膜有限公司的员工。当时,邱以约11.3万元参股5万股计划上市的莱宝高科。作为当时90名自然人股东的一员,经过转送股,邱在莱宝高科发行前持有6万股。  莱宝高科上市保荐机构即为国信证券,保荐代表人为赵德友、任兆成,联系人一栏中有李绍武。莱宝高科正是李绍武所在部门负责的项目。  2007年1月12日,莱宝高科正式挂牌上市,邱利颖所持股按照所能解禁股份时点分别计算,市值约为190万元,增值约15.8倍。  李绍武事件后,莱宝高科董秘杜小华震惊之余表示,公司上周才知道此事,至今尚未接到深圳证监局的任何调查。  2010年4月23日,四方达过会,这是邱持股最多的公司。四方达保荐人为国泰君安,但2008年3月邱以60.6061万元持100万股,占比1.67%。  四方达招股说明书称,邱利颖女士在公司的引入战略投资者、改制工作中给予很多帮助,经股东会决议,同意其参与增资。而四方达引入的战略投资者仅有2007年11月以436.3636万元持股12.70%的恒升泰和,上市前其持有720万股占比12%。  四方达招股书申报稿还显示,邱利颖为深圳市南方宏立税务师事务所副所长。该事务所内部人员称,邱只是挂职。  按照其持有股权,四方达2009年每股收益0.46元,以近期创业板46倍的平均发行市盈率计算,该股权价值约为2200万元甚至更高,增值约35倍。  与轴研科技一样,国信证券方面也表示未与他们签有项目协议,同属将李绍武跟踪过上市项目分别转手。  2007年11月1日上市的中航光电,同样是李绍武部门负责的项目。其中惊人地出现了参股轴研科技的海鑫科技,持有中航光电100万股。  中航光电招股书显示,海鑫科技由30个自然人股东组成。目前法人代表是王建中,之前则是尚修恩,尚却未持股海鑫科技。公开资料显示,河南洛阳同为尚修恩名字曾有一宗作为原告的诉讼案,本报联系了被告洛阳市老城区邙山镇史家屯村民委员会的代理律师河南焦点律师事务所王洪波。据王律师介绍,尚修恩这起官司都打了有十多年了,也不请律师,如果参股上市公司那么富有不至于这样。  PE腐败链条  即便其被除名,李绍武事件依然将国信证券推上了风口浪尖,也撕开了投行PE腐败内幕的一角。  此前,华谊嘉信曾遭遇过PE腐败举报,但最后证监会查无实证不了了之,并获放行上市。主要是因为该种参股非常隐秘,且大多为君子协议,参与者均有利益关联,属于利益同盟,因此从未有现实案例出现。  通过调查众多券商、财经公关、保荐代表等多位人士,本报试图拼出一幅PE式腐败的利益输送链条。  PE腐败最终表现形式为股份代持,背后的控制人一般为拟上市企业经营过程中的利益相关者,掌握权力影响企业经营发展的,如政府官员、保荐人、监管层或其亲友。  一般企业上市前首先要改制,这期间会引入PE,进行员工激励等,从而引发股权变更,保荐人由于对公司情况非常清楚,包括对公司不规范、涉嫌违规等的了解。因此,在增资扩股中,一旦认为其上市可能性较大,就有可能借机入股。如果企业不同意,有的甚至以举报等方式进行要挟。  而入股形式主要是通过亲友代为持股,或者直接假借他人身份证件参与其中,有的甚至为方便进入还临时聘任为公司高管、员工的方式纳入股权激励的行列。还有通过设立投资公司、PE、信托等入股的方式,进行代持。  而李绍武则非常大胆,以其妻持股,属于直系亲属入股的方式,这被视为保代持股的最大禁忌。《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规定,保荐代表人通过本人及其配偶持有发行人的股份,将撤销资格,情节严重将采取市场禁入措施。但事实上,在国信内部与投行业界,同情李绍武者亦有不少,认为李绍武的玩法太过低级导致事发。  在莱宝高科的上市中,保荐人国信证券、保荐代表人以及发行人均存在虚假记载行为。据了解,国信内部现在最担心两个问题,一是该事件牵涉其他保荐代表人;二是现有项目遭受影响。  按照《证券法》191条规定,国信证券不但将面临30万元-60万元的罚款,甚至可能暂停或者撤销保荐承销业务许可。  北京一投行人士表示,“李绍武事件”主要因为有宽松的监管土壤滋生,是普遍现象而非个案。事实上,PE腐败案件,一直是证监会监管重点,尽管难有突破。  李绍武案件爆发之后,深圳证监会的新闻发言人不愿就该案件的受理情况和调查进度进行置评,但深圳证监局信息调研处负责人表示,此案正在调查之中,在调查结束之前,还没有可以发布的消息。

郑州整装公司

装修风格设计

室内装潢

装修体验馆